• 著作權觀念漫談 回上一頁
單元選單:

關於AI著作權議題之思考

作者:章忠信
108.08.19.完成
有著作權 侵害必究
ch7943wa@ms12.hinet.net

近年以來,不斷有「人工智能(Artificial Intelligence, AI)」的成果獲得各種創作競賽獎項,人們於是提出質疑:AI的成果可以受到著作權保護嗎?

AI所牽涉到的著作權議題,其實沒有想像中的複雜,它可以從兩方面去探討。一是現行著作權法制如何適用;二是著作權法制要不要配合新科技的發展進一步調整。

試想,一座矗立在海岸邊的女王頭石像,能不能受著作權法保護呢?

若這女王頭石像是由創作者以工具鑿剉完成者,可以被認定是美術著作中之雕塑,享有著作權之保護;若這女王頭石像是大自然風蝕之成果,因為沒有人之智慧投入,不是著作權法中所稱之「著作」,就不能享有著作權之保護。

所以,同樣是一座矗立在海岸邊的女王頭石像,基於究竟是人之創作,抑或是大自然之風蝕,其差異之結果,就會在法律上產生「是不是著作」及「能否受著作權法保護」之效果。

上述的例子說明,一個物件「是不是著作」及「能否受著作權法保護」,關鍵點在於「是不是人之創作」,而不在最後之成果是甚麼。而到底「是不是人之創作」,其實是事實認定問題,不是法律問題。

以AI來完成一項成果,在人類歷史上,並不是新鮮的事。簡單地說,就是善用技術於日常而已。起初,人們用石頭在石壁上記事或繪圖,後來用筆紙,演化成以尺或圓規於紙上完成,後來再發展出文字編輯或繪圖程式於電腦上創作。如今,善用AI技術完成成果。基本上,AI仍是類似筆、尺、圓規或文字編輯或繪圖程式之工具技術,沒有跳脫工具技術之本質。不管AI如何設計,能力如何,其運作成果,如果沒有人之智慧判斷,就不是著作權法中所稱之「著作」,就不能享有著作權之保護。

以掃地機為例,將同一個AI置入不同掃地機,放到不同場域讓它自動運作,它們會隨著不同場域擺設之物件存在,自動感應後決定其不同移動路線。若將此設置有同一個AI的不同掃地機,放在同一個場域,讓它自動運作,理論上,這些不同掃地機之移動路線將會相同。這不同或相同的移動路線圖,即使充滿美感,因為是AI程式自動感應,無涉人之智慧判斷,沒有人之智慧投入,不是著作權法中所稱之「著作」,就不能享有著作權之保護。

因此,AI是人所設計完成之電腦程式著作,本身可以受著作權法保護,但AI所自行完成之成果「不是人之創作」,不能受著作權法保護。AI完成的成果縱使能獲得各種創作競賽獎項,並不等於它可以受到著作權保護,除非,有人將AI完成的成果當作自己的創作,而無人可以證明這是AI完成的成果。

簡單地說,依據現行著作權法制,AI完成的成果無法受到著作權保護,但這並不表示,AI完成的成果永遠無法受到著作權保護,而是要問,著作權法制要不要配合新科技的發展進一步調整,讓AI完成的成果受到著作權保護。

在這個議題上,人們必須要有一項突破性地思考。面對科技的變化,我們對於法律的未來,始終不能拘泥於過去之經驗與既有的法律來思考,要抱持著開放的態度,使其有無限的可能,不宜自我設限。

雖然AI完成的成果,沒有人之智慧投入,不是著作權法中所稱之「著作」,若基於保護經濟利益之考量,並非不得透過法律賦予權利,給予保護。至於是要如同保護表演人之表演、錄音物製作人之錄音成果,或是廣播機構之廣播內容等等之「鄰接權」一樣,於著作權法中專章規範,還是另立法律保護,則是立法政策之思考。

保護AI完成的成果,衍生另一項議題,亦即誰是這項成果之權利主體?是設計AI程式之人?運用AI程式之人?設計AI程式與運用AI程式之人共有權利?還是AI本身?

如果將AI程式定位為工具,既然執筆創作,係以執筆者為著作人,製筆者無關創作部分,自然係以運用AI程式之人為AI完成成果之權利主體,而非以設計AI程式之人為權利主體。

以AI本身為其完成成果之權利主體,現階段尚不可行。目前,得為權利義務主體者,限於自然人及法人。法律制度上,如果允許在自然人之外,使法人可以是權利義務之主體,則其他得為權利義務主體,就有無限可能,包括AI。不過,在AI之前,可能必須先處理有生命之主體,例如有智慧的動物、原住民族或部落,AI不會是當務之急。

若要以AI本身為其完成成果之權利主體,就要同時思考其相關法律責任與義務,包括取得他人同意之義務或侵害他人權利之法律責任。

雖說「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」,但天成的文章,若非妙手得之,沒有人的智慧投入,「不是人之創作」,並不能受著作權法保護,這在現行法制下並無疑義。AI完成的成果,也有上開原則之適用,如欲保護AI完成的成果,需在著作權之外,另行透過立法為之。
回到最上方
回頂端